一个名师两个高徒

2017-10-13 21:48|来源: 未知

  

德国二十世纪绘画藏品中,其中部分来自始建于十七世纪的德国Schloss Eringerfeld艾菲德古堡收藏,另有部分来自杜塞尔多夫知名画廊。题材涵盖了人物、景致、静物、花卉、动物,以及极具现代风格的抽象及当代艺术作品。这些创作于特殊历史时代的画作清楚地折射出了艺术家们的时代精力,拥有相当高的人文艺术价值,同时也具备较高的收藏和欣赏价值。

德国绘画大师--朱利叶斯?保罗?约翰尼斯

Julius Paul Junghanns朱利叶斯?保罗?约翰尼斯,1876年6月8日生于维也纳,1958年4月3日卒于杜塞尔多夫,是国际知名的传统动物和自由光线画家,一个自称“老画架”的艺术家,擅长刻画乡村现实生活和动物绘画。早在1907年,他就在柏林的大型美展上取得了金奖。众多的美术馆和博物馆,如柏林、哈根、慕尼黑、杜塞尔多夫、波恩、克雷费尔德、开姆尼茨、卡尔斯鲁厄、曼海姆、维也纳、伦敦、马德里、安特卫普、匹兹堡、芝加哥、波士顿、柯尼斯堡都收藏有他的作品。

A Young Girl Under A Tree With A Calf And Goats

朱利叶斯曾在德累斯顿艺术学校师从马科斯弗雷(Max Frey)和雷昂保勒(Leon Pohle),之后又长期追随慕尼黑艺术家、动物画大师汉瑞希?冯?曲格(Heinrich von Zgel)学习。

Schwere Arbeit

1904年,28岁的朱利叶斯在老师汉瑞希的介绍下来到杜塞尔多夫艺术学院担负动物和自由光芒绘画研究生班的指导老师。自此,除了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应征参军,他一直在这所学校执教,1933年起更担任杜塞尔多夫艺术学院教导主任。

高徒之一--卡尔?维斯戈贝尔

1918年,27岁的Carl Weisgerber卡尔?维斯戈贝尔进入杜塞尔多夫艺术学院学习,在这里他和朱利叶斯结缘,并跟随其学习动物画,直至1923年分开杜塞尔多夫艺术学院。

身为学生的维斯戈贝尔,同样善于动物绘画,其作品风格却与老师朱利叶斯大不相同。维斯戈贝尔将抽象手段融入写实绘画,往往仅寥寥数笔即可勾勒出景物的韵味,带有一种独到的朦胧美感。正因为如斯,卡尔?维斯戈贝尔的作品被后人誉为后浪漫主义的代表。

《天鹅湖》64*50cm纸本彩绘

《雪中骑》39*49cm纸本蜡笔画

维斯戈贝尔在动物的描写上,常常立意出新,好比画天鹅与鹅,不按世俗的眼光来显著划分出主次,反而将两者并立,天然显现出一种协调平等的美。而在形态勾勒上,又经常用故意的“失真”和稍微的夸大变形来体现奇特的个人作风。

《天鹅与鹅》50*61cm布面油画

《草原牧马》51*61cm布面油画

卡尔?维斯戈贝尔终极成为德国最胜利的风景和动物画家之一。不仅荣获杜塞尔多夫科尼利厄斯奖,作品更连年在德国慕尼黑艺术之家博物馆、维也纳艺术博物馆、莱法艺术协会和杜塞尔多夫艺术馆等著名艺术场馆展出。为了留念他,他的故乡还特殊修建了卡尔?维斯戈贝尔路。

Carl Weisgerber卡尔?维斯戈贝尔老年自画像

高徒之二--卡尔?斯塔赫赛德

1940年,23岁的Karl Stachelscheid卡尔?斯塔赫赛德进入了杜塞尔多夫艺术学院,并同样师从朱利叶斯?保罗?约翰尼斯学习绘画。

进入杜塞尔多夫艺术学院之前,卡尔已经在伍珀塔尔专业学校学习了工艺设计,并在杜塞尔多夫自由艺术学院学习了艺术和绘画。

和维斯戈贝尔不同,卡尔?斯塔赫赛德的绘画题材非常广泛,风格的尝试也非常多样,后期更慢慢地从印象派转型到立体主义、表示主义和非正式详细和抽象的混杂主义。

《晒马》70*90cm布面油画

《安娜》90*61cm布面油画

《桥边静泊》60*80cm布面油画

《山岗》60*80cm布面油画

《婴》57*44cm纸本彩绘

《我、你、我们》45*60cm纸本蜡笔画

《朝圣》60*46cm纸本铅笔

《自画像》43*34cm布面油画

新民晚报艺术评论主编、上海视觉艺术学院客席教学、雅昌艺术网参谋著名艺术评论家林明杰先生曾经在访谈中评论:“在卡尔的作品中你能够感想到一个画家在画画时的心跳。”尤其《朝圣》“画面有力气感”,“人物组合得非常好,你会认为有气力凝集在画面的下方。但同时上方是穹顶,松松的淡淡的,有光进入的感觉。从这一件简略的绘画作品,我看到了一个艺术家的艺术功力,同时感到到他的忠诚,他的心灵的一种寄托和归宿。”

值得关注的是,两位卡尔跟随朱利叶斯?保罗?约翰尼斯学习的时期实际上正是战火纷飞的年代。卡尔?维斯戈贝尔进入杜塞尔多夫艺术学院时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战尾声,而卡尔?斯塔赫赛德跟随朱利叶斯?保罗?约翰尼斯的整个学习期间始终处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阴影之下。

众所周知,两次世界大战对于德国的创伤分外伟大,战乱到战败后不稳定的政治局势、战败后主权分割、经济面临瓦解、百废待兴,这些都给人民原本镇静的生活造成了宏大沉重的打击。

在这样战乱动荡的历史背景之下,师徒三人依然坚守艺术创作,用画笔朴素地传承德国绘画的脉络。我们在他们的作品中感触到的并不是凄苦忧郁,而是对于心灵的温暖慰藉。从中也看到了艺术家们对于美妙、对于艺术坚决而执着的追求。这也是这些藏品尤其难能宝贵之处。

上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